知音網首頁 > 情感 > 婚姻 > 傾訴 > 當斷未斷埋禍根,教授的情回頭何以如此艱難

當斷未斷埋禍根,教授的情回頭何以如此艱難

www.jxltvl.live 2019-10-14 09:20:54 知音網 我要評論

字號:T|T

對此,他深感無奈,好在他從不放松對專業的鉆研和學習。好多次,他陪著她逛商店,他都隨身帶著一本書,有空就拿出來看。


  湯泉出生于農民家庭,自小就喜歡吹拉彈唱,且很有天賦。他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一師范大學音樂系。

  入學不久,他便結識了同屆藝術系才女舒書末。溫柔美麗、活潑大方的舒書末藝術世家出身,她自小酷愛琴棋書畫。在大學里,她品學兼優,是眾多男生追求的對象。兩人都是佼佼者,自然而然地相戀了。

  畢業分配時,舒書末不顧家人和朋友的反對,毅然跟隨湯泉來到江蘇某市——湯泉的家鄉。當年夏天,兩人結婚。

  他們雙雙入江蘇某高校任教。第二年,舒書末生下兒子湯凱。湯家二老為照顧孫子,和小兩口住到了一起,一大家子其樂融融。

  湯家的農村親戚多,常以各種名義來到他家,使舒書末往往措手不及,不經意中難免“得罪”一些親戚,湯家二老認為面子掛不住,難免要跟兒子說;而舒書末這邊,一面要照顧孩子,一面要做好兒媳,還要顧及親戚,也是一肚子的悶氣無處發泄,夫妻之間發生了少見的爭吵,婆媳間也展開了舌戰。湯泉有時干脆躲在辦公室里。

  導致矛盾升級的是那次舒書末父母的到來。舒母認為不能讓女兒喂奶,擔心影響體形,湯泉剛說句:“這沒必要吧。”舒母則自言自語:“門不當戶不對,怎么弄得好。”這下,對自尊心特強的湯泉來說無異于傷口上撒鹽。

  舒書末父母過多的“干涉”,使湯泉與妻子終于大吵一架。年輕氣盛、缺乏理智的他們竟采取離婚來解決矛盾。

  然而,當他們冷靜下來時,發現彼此還深愛著對方,于是不久又復婚了,生活又回到了以前的軌道。

  值得慶幸的是,湯泉的工作一直很出色,他很快被提升為副教授,成為系里教學負責人,許多家長把愛好鋼琴的孩子也送到了他身邊。

  市里舉行一臺大型文藝演出。已是市內享有盛名的鋼琴演奏家湯泉則是演出的重磅人物,而舒書末因身體不適沒參加。

  在一次排練中,湯泉趁著空隙到樂器室剛想靜一靜。一個甜美的聲音響起:“湯老師,請喝水。”一抬頭,一位時髦漂亮的女孩站在他面前。

  這不是學校的學生,湯泉正納悶,女孩已自我介紹:“我是抽調參加全市文藝匯演的,久仰您的大名。”原來她是這臺演出的歌舞節目主唱。

  他接過遞來的水,心里竟有絲溫暖。女孩叫蘇娜,24歲,是本市一家銀行部門的職員。

  他們開始交往。漂亮時尚的蘇娜給他帶來了新鮮的靈感,許久不寫詩的他為她寫了首詩《小雨中的夢》,為她譜了曲,為她演奏。當他在家庭中、工作上有了困擾,他第一個想要傾訴的對象就是蘇娜。她耐心地聽著他的訴說,輕輕地為他擦去眼角邊悄悄流下的淚。

  終于有天,蘇娜告訴他,她和男友分手了。這一夜,他倆越過了紅線。

  第二天,湯泉回到家,見到可愛的兒子和曾經深愛的妻子,他的心像被掏空了似的痛苦。他開始很怕回家,把大量精力放在工作上。當壓抑得難受時,蘇娜的電話會像魔咒一樣把他喚到她的身邊。

  聰明敏感的舒書末很快地覺察到了丈夫的異常,她太了解他了。她也是要強的、驕傲的。她和他進行了推心置腹的長談后,她把自己關在家里,誰也不見。

  他們沒有任何爭吵,平靜地分開了。他把房子、積蓄全都留給了妻子和兒子,孑然一身地走出了他曾無限眷戀的家……

  走出家門的湯泉踟躕江邊,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失落。他的手機一直響個不停,是蘇娜在喚他,但他卻沒有理睬。

  第三天的傍晚,蘇娜把他堵在了學校門口。他們誰也沒說什么,他竟像一個無家可歸的孩子似的,順從地跟她上了車。

  激情過后,湯泉發現蘇娜有時是那么任性。有時他正在開會,或向領導匯報工作,蘇娜的電話打過來,他沒及時接,就招來她的一陣責罵和賭氣;有時他正上課,蘇娜來電話,他匆忙接通告訴她是上課時間,她會說他心里只有學生沒有她;如果是給家教學生上課,她會心血來潮也跑到學生家里湊熱鬧;有時,她又莫名地猜測湯泉在工作上給予了前妻特殊照顧,或是未經她允許又去看望了孩子……

  久而久之,湯泉又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累。這時,他不由得拿蘇娜與前妻舒書末相比較。舒書末有涵養,舉止端莊大方得體,與自己有共同愛好,有共同語言;而蘇娜除了當初能給予的細心體貼之外,更多的則是以己為主,尤其在專業以及性格上與自己格格不入。

  于是,他還是常回到舒書末的家里逗兒子玩,以圖重溫舊情。他有了“回家”的念頭。

  比較歸比較,想法是想法,但他很快又回到現實。他認為這或許是蘇娜太愛自己了,只是她愛的方式自己一時適應不了。于是,他主動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她,并建議她業余時間多讀些文學、藝術方面的書,充實下自己,也為兩人能有多一些共同語言,但蘇娜總是有那么多新鮮的主意要他去陪她。

  對此,他深感無奈,好在他從不放松對專業的鉆研和學習。好多次,他陪著她逛商店,他都隨身帶著一本書,有空就拿出來看。

  湯泉因工作出色提升為系主任,晉級教授職稱,成為全校最年輕的教授之一。他多次出席全國專業研討會,其論文獲得了與會專家的一致好評。喜上加喜,他又買了套三居室商品房。

  舒書末除了拼命工作,就是照顧孩子,她一直拒絕著許多人的關心。兒子上小學了,聰明、懂事、有主見,成績很好,可性格內向,且又特別倔犟,孩子的班主任有次在路上碰到了湯泉,談起了孩子的情況,湯泉內心顫栗了。

  一天中午,他等在兒子放學回家的路上。當兒子用冷漠的眼神看著他,一言不發,他的心像是被人用刀子在一刀一刀地剮,望著兒子瘦高的酷似妻子又酷似自己的背影,眼淚肆意地流了下來……

  2016年4月初,他應邀去北京開學術會議。走之前,他問兒子最想要什么,兒子回答說:“你給我買一套科幻書吧。”他高興地記下了書名。

  北京之行,蘇娜請假陪著他一起去了。剛開完會,學校有急事催林教授回校,他只剩下半天休整的時間,準備去書店逛逛,實現兒子的心愿。蘇娜卻拉著他去逛商場。蘇娜看上了一套化妝品套裝,接下來,洗臉、試用,小半天時間就過去了。最后,軟磨硬抗,將這套近9000元的化妝品硬是讓湯泉付了款。當他們再準備去書店時,離上車卻只有半個多小時了。他無奈地朝書店望了望,就直奔火車站。

  回來后,他對兒子說:“下次,等有時間,爸爸一定給你買好幾套。”他蹲在兒子面前,撫著兒子胸前的紐扣,不敢看兒子的臉,他只感覺到有幾滴熱熱的東西灑在他的手上,兒子轉身跑了,他的心也碎了。

  年底,湯泉參與系里的論文評選。一天,他把幾位老師的論文帶回了家。蘇娜看見了舒書末的名字,不問青紅皂白,一把奪過來,丟進垃圾桶里,兩人又是一陣大吵大鬧,水果被拋向了電腦,茶杯砸到了鋼琴上……

  他把復婚的想法告訴了舒書末。蘇娜到學校來接他回家,他在辦公室里挨了又挨;他家的鄰居聽到了他和蘇娜在家里的大吵大鬧;有時,走在路上也是不可避免地爭吵……

  9月底的一天中午,突然下起大雨,匆匆前行的湯泉看見兒子孤單地在雨里奔跑,他突然記起上午舒書末在市里開會,肯定是來不及接孩子了。他忙奔過去,將外衣脫下披在兒子身上,不由分說,背起了兒子。

  剛走幾步,正碰上了匆匆趕來的舒書末。三個人擠在一把傘下,原來應是多么幸福的一家啊!他看看舒書末,她的眼睛紅紅的,他也不禁潸然淚下。

  走出校門,湯泉一眼望見了停在大門口的熟悉的車,但他沒有停步,他把舒書末和兒子送到了家門口。

  等他撐著舒書末給他的傘回到車子旁時,蘇娜從車里鉆出來,一把奪過傘,狠狠地折成兩截,恨恨地丟進雨地里。他剛想解釋,蘇娜一臉憤怒地說:“你不用說什么,我都看到了。你別做夢,你叫那娘倆也清醒點!”并嚷嚷要去找舒書末,兩人在校門口大吵,門衛見狀,好不容易勸開他倆。這一次,湯泉堅決不上車,蘇娜丟下一句“你等著瞧!”飆車而去……

  湯泉對蘇娜由熱變冷,傷心至極的蘇娜想努力挽回一切,但又感到不可能,尤其是當她想到湯泉要和前妻復婚,這猶如一根鞭子在抽打著她的心,她一下失去了平衡。“我得不到的東西,別人也休想得到,這幾年,我為湯泉付出太多了,我決不善罷甘休。”身心俱傷的蘇娜曾這樣對女友說。

  蘇娜是個敢說敢干的人。她又一次開車等在校門口,她不停地用手機打電話,但電話始終沒接通,她又換用門衛的電話,打通了,她剛說“喂”,對方就掛掉了,門衛看出蘇娜很惱怒。

  過了好久,湯泉終于在校門口出現了,但他沒上車,蘇娜開著車從他身旁擦過,湯泉的身體左側被車蹭了一下。趁他愣神的當兒,蘇娜一手把他拽上了車,兩人在車內大吵,有一句話門衛聽得清清楚楚:“湯泉,你別過分,我可是什么都不在乎了。”

  筆者在采訪中得知,湯泉在出事之前十幾天,曾突然對他一個要好的同事說:“以后怕是彈不著琴了。”同事責怪他開什么玩笑;出事的前兩天,他把自己所購商品房和所購車輛的所有證據、發票一起放到了他父母那兒,請他們保管好。也許他早已預感到了什么……

  湯泉和蘇娜,一個英年早逝,一個香消玉殞,人們唏噓感慨。有人說,婚外情是萬劫不復的雷區,誰要闖入雷區,誰就自食苦果。湯泉與蘇娜的悲劇為此作了詮釋。它留給人們太多的思考和教訓。

  編輯:小東

  【本文為知音雜志原創稿件 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】

字號:T|T
關注我們:

新聞熱搜詞

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

編輯推薦

網友評論

收起評論

熱點聚焦

熱點視頻

圖文欣賞

1/5

精彩推薦

回頂部

双色球16009期蓝球预测